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登录
两周内自动登录
  
联系我们
深扒全球锡产业现状:厚积薄发 锡价长牛还远吗?
新闻来源:和讯网  发布日期:2017-09-25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扑克投资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导读:锡资源储量稀缺,中国锡储量全球居首。锡属于全球最稀缺的矿种之一,储采比偏低,仅能保障未来17年的用量,且主要生产国储采比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未来锡资源的稀缺程度正在日益增大。全球锡资源的分布较为集中,中国、印度 尼西亚、巴西 、玻利维亚和缅甸五国即垄断了全球锡储量的72%,中国锡资源储量全球占比达23%。全球锡精矿供给集中,缅甸主导边际变化。中国、印尼、缅甸和玻利维亚四国锡精矿产量占世界总和的79%。2013年以来,中国和印尼两大锡精矿产区因政策性供给收紧以及锡资源品位下降出现减产,然而缅甸自2014年进入锡行业以来,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一跃成为中国、印尼之后的全球第三大锡精矿生产国,通过低成本原矿出口持续冲击锡市场;另一方面,目前全球锡库存正处于长周期低位,且开采成本日益提升,对锡价构成支撑。缅甸供给洪峰结束,库存正在去化。2017年缅甸原矿品位已系统性降低,产量逐渐回落,但出口量并未下滑,原因在于选矿产能的快速投放使得前期未经处理的低品位尾矿库重新形成有效供给,因此缅甸的锡矿实际供给量转折点将取决于库存消化时间,我们预计这一时间结点有望在2017年底至2018年中出现。同时,佤邦地区政局以及国际社会对冲突地区矿产的规制对缅甸锡供给将起重要影响。环保督察压制锡矿复产,中国锡精矿产量增幅有限。中国工信部2016年发布《锡行业规范条件》,对矿山规模及环保要求做出规定。目前最大锡产地云南省的矿山采矿证已被集中管控,小企业无法满足矿山开发标准及环保要求,个旧私人小矿山无法规模化复产;湖南南方矿业复产预计将新增产量约3,000吨,内蒙古地区锡矿项目投产预计也将带来3,000-6,000吨年产增量,总体产量增幅有限。全球贸易格局稳定,精锡生产商集中度高。中、美、日三国全球精锡消费占比最高,中国锡精矿基本不出口,锡锭“自给+少量进口”,其他主要锡消费国锡精矿和精炼锡基本依赖进口。全球前十大精锡厂商垄断了世界精锡产量超六成,云南锡业 集团产量全球居首,2016年精锡产量全球占比将近22%,并与云南乘风、广州华锡、个旧矿冶共同垄断全球精锡产量近34%。锡下游消费增速稳健,汽车电子有望引领新需求。锡的传统消费领域主要包括以镀锡板(马口铁)、锡化工(有机/无机)、锡合金的形式,应用于食品、机械制造和传播等行业,需求增速较为稳定。其中焊锡消费快速增长,已取代镀锡板成为锡的最大消费领域,虽然目前全球电子元器件呈现小型化特点,然而单一设备元器件增多使得电子焊料消耗总量并未显著下滑。长期来看,以Tesla为代表的新能源 汽车有望刺激新一轮锡需求周期,汽车电子元器件的用量提升有望趋势性引领全球锡需求。全球锡供需缺口或将重回扩大态势,锡价有望迎来长牛。一是全球矿山品位趋势性下滑,采选成本逐年上升;二是缅甸库存有望于年内逐渐消耗,库存去化拐点已现;三是矿山复产难及预期,国内环保督察持续压制小型矿山开工,海外开工率已维持高位;四是再生锡规模受限,民用产品回收难成气候;五是全球新增矿山储备较少,产量释放难以递补;六是锡下游消费增速稳健,汽车电子有望引领新需求。对于短期内的锡价波动,仍需密切关注缅甸实际出口量、全球重点企业的生产计划、主要锡生产国的矿业政策变动及季节性气候变化,下游需求的补库周期,以及中国的环保督察及供给侧改革进度。一、锡资源储量稀缺,中国锡储量全球居首锡属于全球最稀缺的矿种之一,且近年来储量快速下降,储采比偏低。截至2016年,全球锡资源储量470 万吨,仅为1999 年储备量的50%。按照2016年全球锡精矿28万吨的产量估计,资源储量仅能保障未来17年的用量,在主要有色金属 中,储采比仅高于锑,远低于钼、钛等。同时,中国、印尼和玻利维亚作为锡资源储量前三位的国家,储采比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未来锡资源的稀缺程度正在日益增大。
全球锡资源具有“分布集中”的特点,中国锡储量全球居首。截至2016 年末,全球锡资源储量470 万吨,中国以110 万吨的锡资源储量居全球首位,全球占比23%。全球锡资源的分布较为集中,中国、印度尼西亚、巴西、玻利维亚和缅甸五国的即垄断了全球锡储量的72%。
二、全球锡精矿供给集中,缅甸主导边际变化2.1. 锡供给格局:资源稀缺,分布集中锡资源储量集中的特点决定了锡精矿产量集中的格局。2016年全球锡精矿产量28万吨,较2015年同比下滑1.3%。中国、印尼、缅甸和玻利维亚四个锡资源较为丰富的国家,锡精矿产量占世界总和的79%。近年来全球锡精矿供给主要来自中国、印尼,两国合计产量全球占比在50%以上,再结合各国储采比偏低的事实,近年来两国日益加码的锡矿资源收紧政策就不难理解了。
全球精锡产量主要集中于中国。2016 年全球精锡产量为34.14 万吨,同比小幅回升1.5%,中国精锡产量全球占比48%,主导全球精锡产量趋势;其他生产国包括印尼、马来西亚、秘鲁、玻利维亚等,供给结构总体稳定。
2.2. 缅甸主导全球锡供给边际变化2013-2016年中国、印尼两大锡矿主产区小幅减产,缅甸增量较大。锡资源分布和开采的高度集中决定了锡供给易受大国变化的影响。2013年以来,中国和印尼两大锡精矿产区因政策性供给收紧以及锡资源品位下降出现减产;同时,缅甸自2014年起进入锡行业以来,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一跃成为中国、印尼之后的全球第三大锡精矿生产国,产量由2013的几乎零供给陡增至2016年的5万吨,抵补了中印两国的减产,使得全球锡精矿供给并未呈现大幅收紧态势。
中国、印尼精锡产量稳定,马来西亚小幅下滑。近年来,全球精锡产量与锡精矿产量走势总体相似。印尼自2013年以来逐步收紧原矿开采,转而拓展精锡冶炼规模,目前精锡产量与锡精矿产量相当;马来西亚曾为主要锡精矿及精锡生产国,但近年来原矿的枯竭不可避免的限制了精锡产量;秘鲁和泰国 同样因资源匮乏问题制约了精锡的生产,产量逐年下滑。
2.3. 锡矿开采成本支撑锡价,新增矿山储备不足当前锡价矿山盈利能力较强,但仍具备成本支撑。2017年至今,LME锡价高位震荡,目前处于20,000美元/吨左右,该价格处于80%成本分位线,这意味着全球高成本矿山生产仍然处于盈亏平衡边缘,考虑到全球锡矿山均面临品位下降风险,我们预计未来成本端对锡价仍有较强支撑。
新增矿山储备不足,短期内难以实现贡献。展望2017-2026年,全球潜在锡矿山项目集中于澳大利亚 和俄罗斯 ,但5,000年产量以上的规模化矿山仍然较少;同时由于近年来锡价持续处于低迷状态,相关矿山的勘探和开发进度并不乐观,预计2017-2018年全球规模化投放矿山仅有中国内蒙古地区约6,000-7,000吨左右的规划年产量。
2.4. 锡库存处于历史低位,年内短期库存回升全球锡库存处于长周期底部。考虑到全球两大交易所和生产商消费商手中的库存,当前全球锡库存预计小于2.5万吨,若将美国 的战略储备考虑进去,目前全球锡库存量正处于20年的历史低位,其中下降幅度最大的是美国战略储备。企业库存周比较低。根据80家公司提供的库存数据得出供应周数的加权平均值,其中电池行业为2.3周,化学制品为1.6周,焊料为3.2周,马口铁为6.0周,其他行业为3.9周,总计为3.1周,处于历史较低水平。
全球交易所库存 短期回升压制锡价。2017年以来,LME库存与上期所 合计库存呈现增加态势 ,由年初的7000吨左右逐步上升至12,000吨,这一增量已排除了交易所移库行为。交易所库存通常代表了国内外市场矿山企业的态度与实际供需基本面的表征,短期库存回升对锡价有压制作用,但也应注意到今年隐形库存显性化的特点较为明显,我们认为实际供给仍处于紧平衡状态。三、缅甸:供给洪峰结束,库存正在去化3.1. 缅甸佤邦地区原矿供给洪峰结束2014年以来,缅甸佤邦地区的低成本锡精矿冲击全球锡市场。缅甸锡精矿主要来源于佤邦曼象矿区,该矿区目前是缅甸境内开采量最大的矿区,露天品位一度高于5%,实际开采成本可能低于1万美元/吨。除此之外,缅甸还有茂奇和德林达依锡矿带,目前产量很小,但受制于较差的基础设施条件和政策制约,短期产量难以提升。
入选品位快速下滑,缅甸锡精矿生产拐点已现。过去三年缅甸大量消耗了当地浅部矿和高品位矿,进入2015年,当地锡矿开采逐步转向地下,平均品位出现下滑,大多为3%左右,少部分5%以上;2016年下半年品位出现明显变化,很多已经下降到1.5-2%。伴随着资源品位的下降,缅甸锡精矿开采成本大幅上升,加上当地勘探投入较少,前景资源不明,原矿产量高峰 已经过去。
3.2. 短期内锡矿出口量并未下滑,原矿库存仍需时间消化2017年缅甸锡精矿出口量仍然维持高位。由于缅甸当地缺乏精锡冶炼产能,除政府库存外(佤邦政府规定,矿产商锡矿出口过程中,25%的原矿会以税率形式抵押给政府),缅甸佤邦反政府武装所控制的缅甸锡矿,通过边贸的形式几乎全部涌入中国,可通过观察中国缅甸锡矿进口量对缅甸出货量进行跟踪。2016年,除了缅甸政府库存销售(约1万吨),其他缅甸锡矿石出口量也有所增长,主要归因于缅甸当地选矿产能提高,并洗选了前3-4年的低品位矿石库存。2017年这一趋势并未出现缓解,虽然表面上中国锡矿砂实物吨进口量较2016年出现下滑,但选矿产能的提高使得缅甸锡矿砂的实际出口品位大幅度提升。以金属吨口径计算,2017年1-7月锡精矿金属量同比仍小幅增长,核心原因仍在于低品位尾矿库存的继续消化,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了今年锡价的反弹。
值得注意的是,缅甸锡出口量呈季节周期性的供应特点。缅甸气候呈现“旱季-雨季”交替格局,通常5月底至10月为雨季;而缅甸基建情况并不理想,雨季期间暴雨成灾,对矿石开采、运输造成极大不便。通过历年进口数据观察,缅甸雨季锡矿进口量通常相对年末有所放缓,供应周期性显著,但近些年这一现象有所缓解,生产商通常会提前将矿产品运送至中缅边境,以此减少雨季影响。缅甸原矿库存去化不可避免,锡矿供给拐点有望显现。考虑到缅甸矿山品位已系统性下降,且新发现矿点较少,仅仅依靠回踩低品位矿维持生产,上游实际原矿产出已经下滑;而选矿产能的提升使得原有低品位的尾矿库存成为新增的有效供给,矿山整体处于去库存阶段,缅甸的锡矿实际供给量转折点将取决于库存消化时间,我们预计这一时间结点有望在2017年底至2018年中出现。3.3. 佤邦地区政局对缅甸锡供给起重要影响矿企投资依赖佤邦地区稳定政局。佤邦地区由非政府武装控制,以矿业资源作为立身之本,无序开采露天锡矿支撑军费开支,使得前期大量低成本粗矿涌入市场,对供给侧造成冲击。随着佤邦锡矿逐步转入深部开采,矿企对大型开采设备需求提升,潜在矿业投资量快速增加,但这需要建立在较为稳定的佤邦地区政局基础上。3.3.1. 佤邦处于中缅边境,由非政府武装实际控制佤邦地理位置处于中缅边境。佤邦东北面与我国云南省临沧市的耿马县、沧源县、普洱市的澜沧县、西盟县和孟连县,西双版纳州的勐海县接壤; 北面与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相连; 南面与缅甸掸邦第四特区相邻; 西面与掸邦的曼甘孟、勐杰、滚弄、当阳等城镇隔江相望; 西南面和掸邦的勐洋、勐卡、万塔凯接壤。佤邦人口约 30 万,其中佤族占人口总数的 70% 以上。
佤邦地区由佤邦联合军实际控制,而非缅甸政府管辖。缅甸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民族矛盾较为尖锐,十几个较大的少数民族几乎都拥有本民族的武装,不时与政府军兵戎相见。1989年缅共内部发生大分裂,最终导致缅共解体,时任缅甸中部军区副司令员鲍有祥宣布独立,将其治理的佤邦辖区称为“缅甸掸邦第二特区”。3.3.2. 矿业资源是目前佤邦联合军的立命之本毒品贸易曾是佤邦联合军的重要军费来源。佤邦地区多属于高寒山区,约95%为山地,仅有不到 5%的土地是平坝地区,南佤地区又多是湿热泥泞的热带雨林地区。在佤邦政府未实施罂粟禁种前,农业生产极其落后,粮食不能自给,该地主要以罂粟种植与鸦片贸易为支柱产业,用以解决财政、军费问题,佤邦联合军更是公开实行“以毒养军、以军护毒、以毒养邦”的政策,成为“金三角”地区最大的毒品倾销者。禁种罂粟后,矿业资源成为新的摇钱树。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佤邦联合军在1996年正式向国际社会做出“2005 年佤邦地区全面禁种罂粟”的承诺。历经多年整治,除了少数烟农还是会在更偏远的山区复种罂粟,佤邦已基本实现禁种罂粟。为寻找新的军费来源,佤邦联合军深挖当地矿产潜力,目前已开挖金、铜 、锡、铅 、锌 等矿种,初见成效的有弄尼锡矿厂、金厂矿山等,且大部分矿产原料出口中国、泰国等周边国家。为配合矿业运输,佤邦联合军修建公路,全邦公路由只能旱季通行的泥土公路约300 公里增长到3000多公里,基本上做到县、区、乡都通了公路。3.3.3. 缅甸政府力求和平解放佤邦地区,但仍存在分歧缅甸新政府上台促成停火协议,为收编统一打下基础。新政府采取了与奈温政府截然不同的民族政策,不再盲目迷信武力征服和政治强权的做法,而是采取软硬兼施的战略,加强政治和谈的力度,实行“剿抚并行”、“各个击破”的策略,希望将少数地方民族武装纳入合法轨道,使其发挥应有的政治作用。新政府与佤邦联合军和谈难以一蹴而就。缅甸政府与民地武之间最主要的问题主要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政治权利平等; 二是部队归属情况; 三是民族特色保留;四是经济发展平衡。佤邦联合军与缅政府的主要分歧也存在于这几个方面。现阶段佤邦联合军与新政府达成的和平协议仅仅只是停火协议,随着和平谈判的深入,新政府与佤邦联合军在政治地位、武器装备、军队归属、行政区划、退伍军 人安置以及领导人安全等问题上依旧会存在重大的分歧。3.3.4. 长期来看佤邦问题有望得到解决佤邦政局的解决不单纯是军事、民族的问题,也包含着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文化认同等多方面的问题,我们预计佤邦联合军未来发展存在三种可能。第一,佤邦联合军无视国际舆论压力,未来继续与缅政府军进行军事冲突,以满足对“平等”与“自由”的诉求。但我们认为佤邦联合军作为地方武装,并无强大实力与缅甸政府军长期进行正面对抗,武力抗争得不偿失。第二,佤邦联合军承认装备差距,自动放弃军队领导权,无条件配合缅政府完成改编计划, 佤邦人民也得到缅甸政府的完全承认,和平改编入籍。第三,佤邦联合军放弃大规模爆发武装冲突,但不排除以零星的交火事件示威,获得谈判筹码,最终走上与缅政府相互妥协、协商解决民族问题的道路。当前局势下,我们认为第三种协商和谈路径最具可能性。一是国际舆论难以容忍佤邦联合军爆发大规模武装暴力斗争;二是缅甸政府军事力量领先,不会放任暴力斗争长期存在;三是佤邦联合军一直公开对外宣称绝不开武装斗争的第一枪,但对谈判筹码存在期许;四是缅政府军对佤邦武装实力的试探也可能引发突发性、局部性、短暂性的军事冲突。短期来看,佤联军不寻求脱离缅甸中央政府建立主权独立国家,矿业发展环境较为稳定。双方于1989年签订停火协议,并于2011年再次签订,佤联军与中央政府近期无直接冲突,并保持常规对话,包括2016年8月31日举行的21世纪彬龙会议。四、印尼:资源品位下滑,矿业政策收紧4.1. 开采成本上升,自然灾害屡屡冲击前期过度开采,印尼资源品位下降,开采成本上升。最近几年印尼并没有新发现较大锡矿的报道,相反,很多陆上锡矿资源被报品位下降、开采枯竭,很多锡企被迫进入水下开采。自然灾害的负向冲击使得印尼锡生产雪上加霜。近年来的自然灾害对印尼锡生产也产生了巨大影响。印尼锡开采以陆地露天和滨海挖掘为主,公路等基建较差,这些自然灾害对其生产和运输无疑是雪上加霜。
以印尼最大锡生产商天马公司(PT Timah)为例,2010-2016年公司锡精矿产量呈现两大趋势,一是总产量持续下滑,从2010年的3.8万吨系统性降低至2016年的2.4万吨,二是伴随着陆上矿山的资源枯竭,海矿占据了主要产出,开采成本被迫上升。虽然天马公司近期公布其2017年产量目标为30,000吨,但我们仍然认为天马公司的产量增长将导致印尼私人冶炼厂产量的下降,主要因为双方在原料供应方面是竞争关系,最终决定精锡产量的制约瓶颈仍是锡精矿产出。4.2. 印尼出口政策收紧,进一步抽紧锡供给印尼锡资源总储量80万吨,该数据表明印尼锡矿储采比仅有12年左右,为了遏制资源大量贱价流失,提高产业附加值和拉动就业,以及提升锡资源定价话语权,印尼政府对锡产品出口不断出台政策进行管制。锡产品定价层面,印尼作为全球最大的锡矿出口国,自然不愿意听命于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期锡合约价格,为了争夺定价权,印尼试图发展本地平台——印尼商品及衍生品交易所(ICDX),从2013 年8 月开始,印尼国内所有锡锭在出口前都要通过ICDX进行交易。锡精矿层面, 一是设定出口配额, 二是禁止全部未经加工的金属原矿出口,以促使矿商在国内投建冶炼和加工厂,提高矿产业附加值;三是增收锡矿在内的 14 种矿产品出口关税。精锡层面,一是在锡价低迷的时候宣布锡锭出口禁令,以刺激锡价;二是出台精锡纯度限制,要求出口精锡纯度至少达到 99.9%,同时规定了铝 、锌等9种元素杂质含量的最大限制;三是精炼锡生产商必须持有“干净且清楚的”证明,以显示他们所使用的锡矿石来自于政府许可的矿山。五、中国:环保督察压制锡矿复产,冶炼产能小幅过剩5.1. 中国锡矿资源分布广泛六大省区占有全国约98%的锡资源储量。中国锡矿矿产地分布于15 个省(区),锡矿查明资源储量主要集中在云南(26%)、广西(20%)、湖南(19%)、内蒙古(16%) 、广东(12%)和江西(5%),这六省区锡矿资源储量约占全国98%。储量高度集中,大、中型矿床多。如前所述,我国锡矿主要集中在云南、广西、广东、湖南、内蒙古、江西6 个省区。同时,我国锡矿大、中型矿床多,尤以云南个旧和广西大厂最为著名,是世界级的多金属超大型锡矿区,个旧和大厂二个地区的储量就占了全国总储量的40%左右。以原生锡矿为主,共伴生组分多。在全国总储量中,原生锡矿占80%,砂锡矿仅占16%;我国锡矿作为单一矿产形式出现的只占12%,作为主矿产的锡矿占全国总储量的66%,作为共伴生组分的锡矿占全国总储量的22%。共生及伴生的矿产有铜、铅、锌、钨、锑、钼、铋、银、铌、钽、铍、铟、镓、锗、镉,以及铁、硫、砷、萤石,等等。矿床受大地构造控制十分明显,其往往沿特定大地构造部位呈带状分布。中国的原生锡矿床分成三大类别:与花岗质岩类有关的矿床, 与中、酸性火山-潜火山岩有关的矿床,与沉积再造或变质作用有关的矿床。其中,以与花岗岩类有关的矿床为最重要,云南个旧和广西大厂等世界级超大型锡矿皆属此类。5.2. 中国锡精矿产量不及预期,环保督察压制矿山复产2016年锡精矿产量下滑,精锡产量相对稳定。2015年底锡价跟随大宗商品 暴跌,锡价位于底部区域之时曾出现全行业亏损,上游锡矿山难以为继,国内主要冶炼厂开始纷纷缩减原料和产品库存,同时采取了减产减员措施,进而影响2016年锡产量。高成本矿山因前期价格低迷进行减产或停产。其中个旧大部分民营矿山均已停产,当地出矿量大幅减少;云锡公司的部分矿山也因为成本原因而停产;湖南郴州三十六湾地区最大的矿业公司——南方矿业受环保整顿因素影响,精矿供应主要来自当地矿主和贸易商的库存;此外还有一些伴生锡精矿也因为金属价格的整体下跌而出现减产。主要精锡生产企业曾宣布联合减产。2016年1月14日中国锡行业骨干曾发表联合倡议书,为积极应对锡行业生产经营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响应国家"供应侧改革"的号召,实现中国锡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宣布2016年减少精锡产量1.7万吨,减产比例达到年产量占比10.3%,对2016年上半年精锡产量造成影响。此外,工信部2016年发布《锡行业规范条件》,对矿山规模及环保要求做出规定。其中矿山建设规模不得低于6万吨/年矿石,矿山最低服务年限、露天开采矿山应在6年以上,地下开采以及露天、地下联合开采的矿山应在10年以上,严禁无证开采、乱采滥挖和破坏浪费资源;环保方面,企业应办理《排污许可证》,并遵守环境保护相关法律 、法规和政策,并对所有锡项目应严格执行环境影响评价制度,未经环境保护部门验收不得正式投产。2017年中国锡精矿产量增幅有限。目前最大锡产地云南省的矿山采矿证已被集中管控,小企业无法满足矿山开发标准及环保要求,个旧私人小矿山无法规模化复产;湖南南方矿业复产预计将新增产量约3,000吨,内蒙古地区锡矿项目投产预计也将带来3,000-6,000吨年产增量,预计总体产量小幅增幅。5.3. 国内锡供给展望:锡精矿资源短缺,锡冶炼仍然过剩锡资源方面,与印尼类似,同样面临锡储采比低,品位下降的情况,对外依赖度加大。一是由于前期过度和低效的开采导致高品位锡资源流失,目前采矿活动大部分已经过渡到地下坑采,矿石成分也日益复杂;二是勘探进度较为滞后,通常围绕现有矿山周边进行。长期来看,即使2017年有个别因环保原因停产的矿山将恢复生产,但尚无迹象证明国内矿山产量将大幅增加,矿企关注的重点是提高效率和延长矿山寿命,而非产能的扩张。由于国内锡精矿产量难以满足精锡生产需要,锡精矿进口显得尤为重要,目前国内锡精矿进口原料的来源仍以从缅甸为主,占进口量99%以上。锡冶炼积极相应国家供给侧改革号召。目前国内锡冶炼产能利用率较低,尚未达到政府希望在2020 年实现产能利用率超过80%的目标,供给侧改革压力依旧,并且对环境敏感地区有所侧重,2017年7月个旧市就曾对多家冶炼厂发布环保停产通知。云锡集团表示中国锡冶炼厂正同时面临原料格波动与环保压力增大的双重考验,预计未来供给侧改革方向将围绕淘汰落后产能、降低成本、减少库存、减少企业债务以及提高运营效率等方式展开。中国精锡出口关税确定取消,国内定价权提升。2017年初,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确认中国精锡出口10%的关税已经取消。该关税自2008年开始征收,每年更新一次,随着国内精锡消费需求的提升,中国从精锡净出口国转变为净进口国,关税取消也符合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我们认为短期内国内企业将适度观望,逐渐适应关税取消后的市场,长期看取消精锡出口关税将消除出口壁垒,促进国内外锡锭流通,加强伦锡、沪锡价格联系,增强国内定价权,增加套利交易的机会。六、全球其他地区锡供给较为平稳秘鲁作为曾经的锡产出大国,未来受到矿源枯竭的影响日益加重。秘鲁锡产出在2005 年就已见顶回落,而USGS 的调查显示,2010 年秘鲁锡矿储量从之前的71 万吨大幅下降至31 万吨,2014年储量已降至8 万吨,资源枯竭可见一斑。SAN RAFAEL 矿山作为秘鲁唯一的锡矿山正面临着资源枯竭的困扰,从秘鲁明苏尔公司已公布的财报来看,该矿山锡金属实际产出持续下滑。玻利维亚产量或将小幅上升。虽然2017年一季度贸易商数据显示玻利维亚精锡出口量同比下滑16%,但大型国有矿山Huanuni锡矿产量较2016年同期有所增长,同时国有采矿业联盟组织COMIBOL表示2014年建成的新选矿厂及配套尾矿库将于2017年下半年投入使用,预计该项目将增加玻利维亚的原矿供给。马来西亚作为曾经最大的锡矿供给国,目前锡矿资源已枯竭。不过马来西亚依然是全球重要的锡精炼所在地,LME 锡库存中大部分位于马来西亚。虽然自2015 年以来LME 马来西亚仓库的锡库存持续流出,但是马来西亚的显性库存依然达到50%以上。澳大利亚存在少量锡精矿出口。按照USGS 的统计,其精矿占全球精矿产量的4%。西澳大利亚和塔斯马尼亚地区是两个重要的锡矿产出区域,而目前产量集中在塔斯马尼亚,对全球而言,澳大利亚锡矿出口自2012 年以来稳定在3,000-4,000 吨/月。七、全球贸易格局稳定,精锡生产商集中度高中国锡精矿基本不出口,锡锭“自给+少量进口”;其他主要锡消费国锡精矿和精炼锡基本依赖进口。精锡的消费的主要行业包括电子、家用电器、汽车、食品、船舶、玻璃和电镀等,其中以电子、家用电器和汽车工业为主的锡焊料消费需求占全球锡消费的五成以上。因此,全球锡需求最大的国家国内产业都以制造业为主,尤其是具有发达的电子制造和汽车工业。中、美、日三国全球精锡消费占比最高。2016 年,全球锡需求占比最高的三个国家分别是中国、美国、日本,合计全球占比60%。这三个国家,除中国精锡需求基本实现自给自足外,美、日两国均不生产锡矿,锡精矿及精锡全部依赖进口。与此同时,2016年按锡精矿产量最大的国家依次为中国、印度尼西亚、缅甸、秘鲁、玻利维亚和巴西,这六个国家占全球总产量达90%。除中国外,都是以农业和铁矿石等基础资源出口为主产业的国家,国内制造业相对都很不发达,因此本国精锡消费较小,基本处于大量净出口状态。全球前十大精锡厂商垄断了世界精锡产量超六成,云南锡业集团产量全球居首。2016年,全球前十家精锡生产厂商的精锡产量达到21.8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63%。其中,中国的云南锡业集团的精锡产量全球居首,全球占比将近22%,并与云南乘风、广州华锡、个旧矿冶共同垄断全球精锡产量近34%。具体来看,中国锡生厂商总体平衡,缅甸矿石进口量增加弥补了国内矿山产量下滑;印尼天马公司2016年产量同比下滑13%,主要由于洪水导致矿山产量下降,进而引起原料短缺;秘鲁明苏公司产量同比下滑3.2%,主要受困于圣拉斐尔矿山锡品位下降,但其巴西子公司克服了皮廷加矿山水力发电中断的影响,产量小幅增长;玻利维亚国文托公司未达到年初生产计划,原因在于年末的干旱影响了采矿工作,锡精矿供应下滑。2012年以来,全球十大锡生产商产量全球占比从73%下降至63%,主要源于印尼与巴西私人冶炼厂量增加;同时,马来西亚冶炼集团与泰国泰萨科公司,以及综合生产商明苏公司与天马公司的产量在过去几年均处于下降的趋势。八、锡下游消费增速稳健,汽车电子有望引领新需求全球锡需求量保持稳定。锡的传统消费领域主要包括以镀锡板(马口铁)、锡化工(有机/无机)、锡合金的形式,应用于食品、机械制造和传播等行业。全球精锡消费在经历了2010 年的高速反弹后,近年来保持稳定,总体波动较小,2016 年全球精锡消费量约为352.1万吨,同比增加1.85%。锡的主力下游焊料需求小幅增长。过去十年焊锡消费快速增长,已取代镀锡板成为锡的最大消费领域。锡焊主要应用于电子半导体行业,虽然目前全球电子元器件呈现小型化特点,但单一设备元部件增多使得电子焊料消耗总量并未显著下滑。2016年以来全球半导体销售额同比快速增加,2016年全球半导体销量8,241亿颗,同比增长4.7%。中国锡消费依然维持较高水平。2016年中国锡消费全球占比可达44.8%,主导全球锡消费走势。从细分领域来看,国内焊料需求依然保持较好增长,而马口铁、锡化工行业由于受到环保、原料上涨等影响,产量小幅减少,总体需求仍维持小幅增长。新能源汽车有望刺激新一轮锡需求周期。目前全球汽车电动化势不可挡,而以Tesla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相较于传统汽车,配备有更多种类的元汽车电子器件,如车载大屏幕等,舒适性和娱乐性大幅提升。我们认为这一趋势也将被正在快速转型新能源汽车的的传统车企所效仿,电子元器件的用量提升也将趋势性引领全球锡需求。锡具备优异的理化性能,新领域需求前景广阔。锡具有丰富的化学和物理性能,除传统领域之外,我们预计未来还将有更多的锡作为催化、传感、光电、能源存储材料广泛应用于现代社会当中。目前全球众多研究机构(尤其是在中国)对锡的应用研究也主要集中在锡太阳能薄膜、纳米氧化锡锂离子电池、锡基催化材料等领域。九、全球锡供需缺口或将重回扩大态势,锡价有望迎来长牛锡价经历2015年末的筑底,目前已重回20,000美元。2014年起,缅甸佤邦地区的低成本锡精矿快速放量,持续冲击全球锡供给市场,致使供需结构陷入过剩,锡价步入熊市,并于2016年1月见底,一度跌破14,000美元。2016年锡价快速反弹,主要源于四大因素。一是缅甸原矿品位快速下滑,全球锡矿成本曲线抬升;二是中国锡冶炼厂协议减产,冶炼加工费提高推升成本;三是交易所与社会库存同时处于低位,库存回补需求强劲;四是下游需求整体回暖,带动精锡消费。2017年以来锡价徘徊不前,缅甸库存释放是主因。从原矿供给看,缅甸锡矿品位下滑及产量下降已是不争的趋势性事实,然而选矿产能的快速投放使得前期未经处理的低品位尾矿库重新形成有效供给,中国进口量表明2017年至今缅甸原矿金属产量同比仍有所增长。与此同时,锡价的回升也促使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锡矿山出现复产,然而复产规模受制于中国环保督察、矿山品位系统性下降等各种客观条件,远低于市场预期。尽管隐形库存显性化的实际规模也是值得思考的因素,但伦敦、上海两地交易所合计库存的增长已清晰表明2017年至今精锡供给缺口收窄的事实,锡价高位盘整实属正常。站在当前时点,我们认为在锡资源有限,锡矿产量趋势性下滑,下游需求向好的大背景下,全球锡供需缺口或将重回扩大态势,锡价有望迎来长牛。一是全球矿山品位趋势性下滑,采选成本逐年上升;二是缅甸库存有望于年内逐渐消耗,库存去化拐点已现;三是矿山复产难及预期,国内环保督察持续压制小型矿山开工,海外开工率已维持高位;四是再生锡规模受限,民用产品回收难成气候;五是全球新增矿山储备较少,产量释放难以递补;六是锡下游消费增速稳健,汽车电子有望引领新需求。对于短期内的锡价波动,仍需密切关注缅甸实际出口量、全球重点企业的生产计划、主要锡生产国的矿业政策变动及季节性气候变化,下游需求的补库周期,以及中国的环保督察及供给侧改革进度。
武松老虎机